平均每周1.2次即可改善心血管和代谢健康!鼓励乳腺癌姐妹动起来!

2021-12-06 LILHYMED MedSci原创

Scientifc Reports:一项单臂干预研究:在乳腺癌治疗过程中,低频运动训练改善心血管健康和力量

随着乳腺癌筛查和治疗的进步,全球5年生存率已达到80-90%抗肿瘤治疗,如化疗和放疗,对于提高生存率至关重要,但它们与无数的负面健康后果相关,包括身体功能、身体成分和生活质量的不利变化。在辅助治疗过程中,糖和脂代谢也会变得异常,使幸存者发生合并疾病的风险升高,如2型糖尿病甚至癌症复发。鉴于乳腺癌的高5年生存率,解决这些与治疗相关的负面变化十分重要。

大量证据支持在乳腺癌治疗期间定期锻炼有助于改善身体功能、疲劳和生活质量。运动训练还可以防止身体成分的有害变化(脂肪增加和瘦组织损失),并可能有助于在治疗期间保持代谢健康。基于这一研究成果,一个国际专家小组最近发布了癌症患者和幸存者的锻炼指南。

为了减少疲劳,优化诊断后的身体功能和生活质量,专家小组建议8-12周:

(1)每周3次≥30分钟的中强度有氧运动,

(2)每周2次中强度耐力训练(8-15个重复,≥2组)。

然而专家组承认,个别患者可能需要减少每周的锻炼次数。例如,与那些已经完成治疗的患者相比,新近确诊的乳腺癌患者在运动方面面临着许多障碍,可能难以坚持这些指导方针。

为了评估运动训练可能给新近确诊乳腺癌患者带来的实际和感知障碍,本研究进行了一项探索性单臂干预研究。本研究主要目标是评估24次有监督的锻炼对一组最近诊断为乳腺癌的女性患者心血管健康和力量的影响;次要结果包括身体组成和糖脂代谢特征。

1、参与者特征数据

本研究共52名参与者最终有40名(77%)完成评估,其余12名参与者在锻炼计划中途退出。大多数退出的人没有透露离开研究的原因(n = 8);返回工作岗位(n = 3)或病得太重而无法继续(n = 1)。

基线时参与者年龄为53±10岁,体重指数(BMI)(27.5±5.4 kg m−2)为超重(IDF;表1)。全身脂肪百分比为40.1±6.5%(表1)。

如表2所示,大多数参与者为单侧的左乳癌(左:58%,右:36%,双侧:6%)。2名参与者观察到淋巴水肿。手术(92%)和放疗(87%)是最常见的治疗形式,其次是化疗(71%)和内分泌治疗(63%)。较小比例的参与者接受了靶向治疗(25%)。四名参与者仅接受手术和/或内分泌治疗。所有参与者在基线评估前都已开始治疗(如手术和/或多达2个化疗周期),并在干预后评估中继续各自的治疗方案。在完成前、后评估的参与者(完成者:n=40)和退出的参与者(未完成者:n=12)之间,在任何基线身体或临床特征上没有差异。

2、锻炼计划参与情况

在40名参与者中,有31名(78%)完成了24次训练,所有40名参与者至少参加了21次训练(87.5%)。40名完成者平均需要20周(范围:13-32周)来完成运动训练计划。运动频率中位数为1.2次/周(范围:0.7-1.8次/周)。在规定的24次训练中,完成训练的人平均参加了98.6±2.9%。疾病或治疗相关问题占缺席或重新安排锻炼时间的76%,原因包括(从最常见到最不常见):感觉太不舒服以至于无法运动(流感,恶心,晕厥,关节疼痛),预定的手术,和医疗预约(化疗,输液港移除)。非癌症原因占缺席或重新安排训练的21%(如度假、恶劣天气、照顾孩子)。错过或重新安排训练的频率在整个项目中相对均匀地分布:平均而言,训练1至24被遗漏或重新安排8.2±2.5次。每次训练之间的平均间隔为5.6±1.2天,在整个计划中没有差异(p=0.295)。

12名未完成者在中位6周后退出研究(范围:0-18周)。未完成者的中位运动频率为每周0.7次(范围:每周0.0-2.0次)。平均而言,未完成的参与者参加了规定的24次训练中的32.6±31.2%;没有人完成其后的干预评估。所有参与者(n=52)的干预前和干预后可用数据被纳入最终的统计分析。

3、心血管健康和力量

在运动干预后,观察到在分级运动测试的最后阶段,工作率显著增加10W (95% CI 5-15 W)。还观察到静息舒张压显著降低4 mmHg (95% CI−6至−1 mmHg)。预测VO2peak增加了2.2 mL/kg/min (95% CI 0.1-4.3 mL/kg/min)。观察到右侧二头肌(2.3 N m, 95% CI 0.1-4.5 N m,表3)、右侧(7.9 N m, 95% CI 2.1-13.7 N m)和左侧(7.8 N m, 95% CI 1.9-13.7 N m)的股四头肌等距力产生显著增加7-9%。左旋二头肌强度增加了1.9 N m,但这一变化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阈值(95% CI−0.4至4.2 N m)。

4、身体组成和新陈代谢

在运动训练过程中,未观察到全身或区域身体成分的人体测量值(体重、BMI、腰围)或基于dx的测量值(FM、LSTM)的任何变化(见表3)。运动干预前,平均HbA1c(5.74±0.83%,健康范围:≤5.6%)、空腹TAG(2.90±1.50 mM,健康范围:<1.7 mM)和LDL-c(2.60±1.00 mM,健康范围:<2.6 mM)浓度均超出正常范围。基线时平均血糖在健康范围内(4.89±1.17 mM,健康范围:<5.6毫米)。

在运动训练后,没有发现任何有统计学意义的空腹血糖或脂代谢标志物的变化(表3)。血清葡萄糖降低了5% (0.23 mM, 95% CI−0.56 - 0.09 mM), HDL-c增加了10% (0.14 mM, 95% CI−0.07 - 0.35 mM),但这些变化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

综上,在这一概念验证的单臂研究中,我们对一组新近诊断为乳腺癌的女性生物学研究对象进行了一项柔韧运动计划的有效性研究,该计划包括24个阶段的联合运动训练,目标频率为每周2次。我们根据需要扩大了项目的长度,以适应参与者的医疗预约(手术、化疗、输液港移除)和治疗相关的副作用,如恶心和晕厥。参与者完成锻炼干预的平均时间为20周,参加培训的平均频率为每周1.2次。虽然这一频率低于目标,但我们的研究表明,每周锻炼2次足以刺激显著的心血管健康和力量适应。此外,身体成分和糖脂代谢特征在治疗过程中没有恶化,低频运动干预可能阻止了预期的有害的治疗相关的身体组成和代谢变化的发展。

 

原文来源:

Kirsten E. Bell,et al. Low‑frequency exercise training improves cardiovascular ftness and strength during treatment for breast cancer: a single‑arm intervention study.Scientifc Reports | (2021) 11:22758 |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1-01962-4

作者:LILHYMED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1-12-07 419040982

    怎么锻炼,运动强度???

    0

  2. 2021-12-07 419040982

    oK

    0

  3. 2021-12-07 414104166

    临床实施干预已经有很多便利条件了,但本研究没有使用随机对照干预,对失访也很难控制,科研不易啊#乳腺癌#

    0

相关资讯

BMJ:乳腺癌患者术后运动对上肢功能的影响

建议乳腺癌术后患者积极接受结构化运动干预,可有效降低上肢残疾风险

J Clin Oncol:基于乳腺X线检查的乳腺癌风险预测人工智能模型

乳腺癌在全球女性癌症中的发病率为24.2%,位居女性癌症的首位,其中52.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患者满意度研究结果来了!胸下乳房重建和胸前乳房重建哪种术式会让患者术后幸福感更高?

近年来,胸下乳房植入物在乳房重建中占主导地位,但最近更多地采用胸前乳房植入物重建。迄今为止,比较两种技术的患者报告结果的研究有限。

2021 ACR年会:系统性红斑狼疮是老年早期乳腺癌患者死亡的危险因素

比较患有SLE和BC的女性与单独患有BC的女性或没有癌症的SLE女性的生存率。

Eur J Cancer:Rucaparib治疗BRCA1/2野生型转移性乳腺癌的疗效

小部分不携带胚系BRCA1/2突变的高LOH评分患者也可从PARP抑制剂中获益

为何这队列中男性乳腺癌风险激增!只因他们都上夜班……

Breast Cancer Res:挪威海上石油工人(NOPW)的男性乳腺癌风险过高:可能与极端夜班工作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