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匪夷所思的病例:静脉注射精液来治疗背痛

2019-01-23 医咖会 医咖会

近期,在《Irish Medical Journal》上发表了一个奇特的病例。一名33岁的男性突发严重下背痛,病人自述3天前曾举起一个沉重的钢制品,此后症状一直恶化。病人有慢性背痛病史,无神经病史。四肢检查显示,他的右上肢中部有一块红斑丘疹。检查发现ASIA神经学评分正常。该患者透露,他通过静脉注射自己的精液来治疗背痛。在得知这种“新型”疗法后,他已经连续18个月使用网上购买的注射针每月注射一剂精

近期,在《Irish Medical Journal》上发表了一个奇特的病例。一名33岁的男性突发严重下背痛,病人自述3天前曾举起一个沉重的钢制品,此后症状一直恶化。病人有慢性背痛病史,无神经病史。

四肢检查显示,他的右上肢中部有一块红斑丘疹。检查发现ASIA神经学评分正常。

该患者透露,他通过静脉注射自己的精液来治疗背痛。在得知这种“新型”疗法后,他已经连续18个月使用网上购买的注射针每月注射一剂精液。

最近一次,病人在血管和肌肉内注射了三个“剂量”的精液。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红斑沿上肢向内侧延伸,如图1所示。



图1 右前臂蜂窝织炎和水肿

患者曾多次尝试注射体液,但都失败了,导致精液进入软组织。

血液检测显示C反应蛋白为150mg/L,白细胞计数为13x109/L。

医生会诊后,立即开始对患者进行静脉抗菌素治疗,四肢拍摄X光片以确认是否有残留异物。图2显示患者皮下气肿情况。

这位病人的背痛在住院期间得到了改善,但是在清除局部精液前,他选择了出院。

讨论:

通过检索EMBASE、PubMed、谷歌学术数据库和其他网络工具,都没有发现注射精液治疗背痛以及其他医疗和非医疗用途的案例。

虽然有给老鼠和兔子注射人类精液的实验,但还没有注射到人体的案例。在互联网和论坛上进行了更广泛的搜索后,没有发现任何有关注射精液治疗背痛或其他疾病的介绍。

有人曾试图血管内注射水银、汽油、点火液、盐酸和碳氢化合物等有害物质来自杀,而不是上文所述的患者旨在减轻身体不适的情况。

虽然这是医学文献中首次描述的血管内注射精液和导致脓肿的病例,但其经验教训可以应用于更广泛的范围;未经训练的外行人进行静脉穿刺是很危险的;试图注射非供静脉使用的物质对血管和软组织危害巨大。

内容来源:“Semenly” Harmless Back Pain: An Unusual Presentation of a Subcutaneous Abscess. IMJ . January 2019, Vol 112, No. 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9-01-24 Janeinair

    有意思 哈哈哈哈哈

    0

相关资讯

Urol Oncol:精液AMACR蛋白可以作为检测前列腺癌的新方法

α-甲基酰基A辅酶消旋酶(AMACR)在前列腺癌(CaP)中是一种优秀的免疫组化生物标记。由于前列腺与尿道存在联系,研究人员假设精液将会是用来检测CaP特异性生物标记的理想活检样本,比如AMACR。最近,有研究人员探索和检测了精液AMACR蛋白在患有和不患有CaP男性中的情况。研究包括了28名活检确定的CaP患者,并在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前搜集了精液样本,同时包括了15个年龄相匹配的对照。研究发现,

Int J Impot Res:精液中的活性氧种类水平与阴茎勃起功能相关

慢性前列腺炎/慢性盆腔疼痛综合症(CP/CPPS)经常与阴茎勃起功能障碍(ED)相关。然而,ED发生的潜在病理生理学机制在患有CP/CPPS的患者中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超氧阴离子和总活性氧种类在IIIA类CP/CPPS男性患者的精液中的产生情况,并调查了其与ED的相关性。他们的前瞻性研究包括了33名患有IIIA类CP/CPPS的男性。对照组包括了13名健康男性。研究人员分别通过鲁米诺

Science:科学背书!从精液中发现的亚精胺,竟然有着抗衰老、抗癌、保护心血管和神经、改善肥胖和2型糖尿病等逆天神效

2018年1月,顶级期刊《科学》杂志为此发表了一篇重磅文章,综述了130多篇科研进展,详详细细地汇总了近些年来科学家们对于亚精胺神奇功能的研究,一句话概括下来就是,有关亚精胺的传说,竟然都有可能是真的。

27种病毒可在精液中藏身:包括腮腺炎病毒,或可引发癌症

埃博拉病毒的庇护所一组来自英国的研究人员发现,一些曾感染寨卡病毒的男性感染症状消失数月后,在他们的精液中仍有少量寨卡病毒RNA残留。此外,在2015年3月,利比里亚蒙罗维亚的一名妇女因感染埃博拉病毒而死亡,当时利比里亚已经宣布消除埃博拉病毒,而这名女子唯一已知的病毒暴露是与一名埃博拉幸存者进行无保护措施的性交。在这名男子首次发病后的199天,他的精液检测仍为阳性。同时,基因分析显示两者的感染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