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的比利时妇女因同时感染双重变种毒株而死亡

2021-07-15 K.K MedSci原创

这名妇女感染了在英国和南非首次发现的Alpha-B.1.1.7和Beta-B.1.351变种毒株,这也是首个记录在案的罕见病例,而类似的双重感染正在发生。

据路透社近日报道,今年3月份一名90岁比利时妇女,她同时感染了两种冠状病毒变种,并在住院5天后去世,这是首例报道此类病例。

欧洲临床微生物学和传染病(ECCMID)协会称,这名妇女感染了在英国和南非首次发现的Alpha-B.1.1.7和Beta-B.1.351变种毒株,这也是首个记录在案的罕见病例,而类似的双重感染正在发生。

比利时和欧盟大部分国家一样,在2021年面临早期面临疫苗交付问题,疫苗接种计划开始得很慢,因此,这位妇女并没有接种过疫苗。

该医院的分子生物学家Anne Vankeerberghen在网站上说:"3月,这两种变种都在比利时流行。因此,这名妇女很可能是被两个不同的人感染了,携带了两种变体病毒。不幸的是,我们不知道这种感染是如何发生的。"

今年 1 月,巴西科学家也曾报告了两人同时感染了两种不同的冠状病毒株,该研究发表在2021年1月26日预印本medRxiv上,研究人员称,在调查了巴西最南端的南里奥格兰德州的新冠病毒的结构和基因组之后,确定了由B.1.1.28(E484K)与B.1.1.248或B.1.91品系的出现引起的两个独立的共同感染事件,同时,在该地区出现了一个新的变种(名为VUI-NP13L),其特征是有12种突变。研究人员强调建立严格和有效的社会疏导措施的重要性,以应对潜在的更危险的新冠毒株的传播。

 

Ronaldo da Silva Francisco Jr et al. Pervasive transmission of E484K and emergence of VUI-NP13L with evidence of SARS-CoV-2 co-infection events by two different lineages in Rio Grande do Sul, Brazil.medRxiv.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1.21.21249764

同样地,另一位来自葡萄牙的17岁女性,她似乎从一个不同的、预先存在的新冠感染中恢复健康时,经过48~142天的间隔期又感染了第二种新冠病毒。她曾两次住院,总共进行了19次RT-PCR检测,大部分为阳性,并在97天后达到了解除家庭隔离的标准。在7个连续样本和她已感染的母亲的诊断样本中对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并对三个晚期样本的分离物进行了体外培养。

研究结果发现:该患者同时感染了两个新冠病毒品系,这两个品系隶属于不同的支系,并有6个不同变种。在诊断时发现了20A系,但是9天后,20B系的频率为3%,两个月后,20B系的频率为100%,其900K谱系使研究人员推断出她住院和严重呼吸道疾病的多基因风险分数,在葡萄牙人口队列属于正常分布范围内。患者早期的合并感染可能导致了新冠的严重性,这项研究发表在2021年2月18日的Microorganisms中。

Nicole Pedro et al. Dynamics of a Dual SARS-CoV-2 Lineage Co-Infection on a Prolonged Viral Shedding COVID-19 Case: Insights into Clinical Severity and Disease Duration.Microorganisms. DOI: 10.3390/microorganisms9020300

华威大学的病毒学家和分子肿瘤学教授Lawrence Young 评论说,“发现一个人感染了一个以上的毒株并不奇怪,这些可能是由一个感染者传播的,或者是通过与多个感染者的接触传播的,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感染多种变体是否会影响新冠的临床治疗过程,以及这是否会影响接种疫苗的功效。”

原文出处:

1. Ronaldo da Silva Francisco Jr et al. Pervasive transmission of E484K and emergence of VUI-NP13L with evidence of SARS-CoV-2 co-infection events by two different lineages in Rio Grande do Sul, Brazil.medRxiv.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1.21.21249764

2. Nicole Pedro et al. Dynamics of a Dual SARS-CoV-2 Lineage Co-Infection on a Prolonged Viral Shedding COVID-19 Case: Insights into Clinical Severity and Disease Duration.Microorganisms. DOI: 10.3390/microorganisms902030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elltrion发布抗COVID-19单克隆抗体治疗瑞丹维单抗(CT-P59)全球III期试验的阳性顶线结果

Celltrion Group今天发布全球III期临床试验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顶线数据。

美国找到抗生素升级新方法

科技日报讯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科学家刚刚发现了一种新的方法,不但能使青霉素——这位抗生素名将重拾昔日风采,还可能会让细菌界新近出现的“大反派”——超级细菌闻风丧胆。相关论文发表在《美国化学学会会刊》上。 青霉素,20世纪的科学奇迹之一,是第一种能够治疗人类疾病的抗生素,拯救过亿万人的生命,可谓是战功赫赫,如今在与细菌的战斗中却屡屡败下阵来。“青霉素老矣,尚能饭否”的非议也随之而起。 青霉

长时程记忆形成机制研究获进展

  来自清华大学,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等处的研究人员揭示出一种α/β核心神经元能作为一道“门”维持长时程记忆形成,而任何能开启这一门控的经历都能有助于形成长时程记忆,这为解析如何形成长期记忆具有重要意义。相关成果公布在Current Biology杂志上。

  文章的通讯作者是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钟毅教授,钟毅教授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现任美国冷泉港实验室教授,清华大学教授,教育部***讲座教授。其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通过果蝇分子遗传学和行为学的研究,在记忆形成和遗忘分子机制以及人类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精神疾病的研究中做出了重要的发现,这些成果已经发表在Cell,PNAS以及J Neurosci等期刊上。

  对于不同经历,我们产生的记忆也是有时强有时弱,有时久有时短,果蝇研究发现对于厌恶嗅觉条件的长时程记忆产生,需要十个间隔重复训练试验,而对于增加食欲的喜好嗅觉条件,则只需要一次试验就能形成长时程记忆。不过即使由于通过方便的遗传操控技术,我们发现了许多与长时程记忆有关的基因和大脑结构,但是找到其中的新元件,并揭示长时程记忆调控的原理,仍然是一个必需且重要的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