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震惊!视频会议限制了人们的创造力

2022-04-29 生物谷 生物谷

视频会议可能会使人们的认知焦点更加狭窄。

视频会议(zoom meetings)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成为许多工作场所的命脉,但是一项新的研究指出了一个缺点:它们可能会限制员工的创造性思维能力。相关研究结果于2022年4月27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Virtual communication curbs creative idea generation”。

在对几个国家的工人进行的实验中,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Melanie Brucks和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Jonathan Levav发现了两个广泛的现象:相比于当面交流,当同事们通过视频交流时,他们往往不善于产生创造性的想法。但是,虚拟会议并没有损害---可能实际上帮助了--保持专注力和做出决定的能力。

专家们说,其启示是,所有这些工作场所的视频会议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但某些工作任务可能比其他任务更适合虚拟交流。

Brucks说,尽管有很多关于工作场所互动可能消亡的“悲观言论”,但是视频会议和面对面会议之间实际上有许多相似之处。Brucks说,“不过,一个主要的区别是物理环境。”

当同事们在同一个房间里时,他们可以自由地环顾四周,四处走动,看窗外的风景---基本上可以让他们的眼睛和思想游离。Brucks说,当涉及到创造性思维时,这种游离是好事。相比之下,视频会议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同的“共享环境”,你的同事存在于你设备屏幕上的一个方格里。

Brucks说,“哪怕你看向一边,你就已‘离开’了你的共享环境。因此,人们通常将他们的视觉焦点限制在电脑屏幕上,这也缩小了他们的‘认知焦点(cognitive focus)’。”

Brucks说,像激光一样的专注没有什么错。她指出,相比于有时会偏离主题的面对面会议,虚拟的工作场所会议可能会促进效率。然而,创造力取决于是否允许这种偏离。

这些研究结果基于两组研究人群:602名参加实验室研究的人,以及1490名在五个不同国家的工作场所接受调查的一家大型电信公司的员工。

这些参加实验室研究的人被随机分成两组,并被要求通过面对面或虚拟沟通的形式完成一项创造性的任务。每组必须在5分钟内尽可能多地想出产品(飞盘或气泡膜)的创造性用途,然后选出他们最具创新性的想法。

实验室实验设置,图片来自Nature, 2022, doi:10.1038/s41586-022-04643-y。

这项研究发现,总的来说,面对面沟通的实验室组想出了更多的想法。然而,他们在选择最佳创新性的想法方面并不出色(根据这些作者的判断);事实上,通过视频会议进行沟通的实验室组在这方面有一点优势。在工作场所取得的研究结果与此类似,当涉及到创造力时,面对面沟通的工作场所组会胜出,但是在作出决策方面,通过视频会议进行沟通的工作场所组要胜出一筹。

实验室研究还支持这样的观点,即视频会议的有限视觉焦点是根本问题所在。这些作者使用眼球追踪技术发现,每对视频通话的人花了大量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不是环顾四周。这似乎对他们不利,因为花更多时间“环视房间”的组往往会产生更多创造性的想法。

纽约市巴鲁克学院齐克林商学院营销学教授Ana Valenzuela(未参与这项研究)说,这些发现确实有道理。她指出,有一种称为具身认知(embodied cognition)的心理学概念,即我们的心理过程与身体交织在一起---身体如何运动,如何与物理环境相互作用。如果你的身体处于“隧道视觉(tunnel vision)”模式,你就很难扩展你的思维,也很难偶然发现下一个伟大的想法。

Valenzuela说,“视频会议时不会有意外发现。”不过与Brucks一样,她强调视频交流并不“坏”。它只是对某些任务来说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自COVID-19大流行病开始以来,许多公司已经采取了一种混合方法,允许员工交替在家里工作和到办公室工作。有研究预测,即使在这种大流行病结束后,美国所有工作日中约有20%将以远程方式进行。

Valenzuela说,像这项最新研究这样的研究将帮助公司弄清楚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办公室和家庭办公的时间。

除了使用眼球追踪,这些作者还观察了面对面互动和虚拟互动之间是否出现了其他差异。不过,总的来说,差异不大:不管是哪种交流方式,同事们的发言都是一样的,对面部表情的反应也是一样的,并且对彼此表现出同等程度的信任。

Brucks指出,“实际上,面对面交流和视频交流变得如此相似,这非常了不起。”但它们之间还有一个区别:当人们进行视频会议时,他们往往也在屏幕上看到自己。

在这项研究中,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同事们仅在任务期间在屏幕上看到他们的搭档。Valenzuela和Brucks都说,这可能会使这些参与者的认知焦点更加狭窄,因为人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评判自己的外表上。

参考资料:

1. Melanie S. Brucks et al. Virtual communication curbs creative idea generation. Nature, 2022, doi:10.1038/s41586-022-04643-y.

2. Do zoom meetings kill creativity?
https://phys.org/news/2022-04-creativity.html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2-04-30 148895a5m97暂无昵称

    这也能发nature

    0

  2. 2022-04-29 病毒猎手

    太应景了,现在天天都是视频会议

    0

相关资讯

你以为我闲得无聊?其实我在酝酿灵感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有感到无聊的时候,我们也恨不得无聊立即消失。我们有多讨厌无聊?从下面这个实验可以窥见一斑:把一组被试关在一个房间里,里面除了一个按钮什么也没有,按下去会给自己来一记不大不小的电击。很多人最终都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下子。毕竟,这是可以消除无聊的唯一方法。无聊,不“无聊”如果你告诉别人你在研究无聊,大家多半会说:啊!你这么无聊啊!他们可能觉得无聊没有什么好研究的。然而事实远非如此,无聊对我

Nat Neurosci:为什么“天才”与“疯子”只有一线之差?

Credit: © postsmth / Fotolia 一项新的研究指出,一些与创造力相关的基因同时也会加重患精神分裂与狂躁型忧郁症等疾病的症状。这项研究是由伦敦国王学院心理学、精神学与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做出。 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了创造力与心理紊乱(比如狂躁型抑郁症)之间的关系。然而这一相关性是否在基因水平上有关联仍不清楚。这项发表在 nature neuroscience 上的文

PLoS Comput Biol:25岁时,人的创造力“触顶反弹”

年轻人往往最有可能“出奇制胜”——2017年4月12日发表于 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 的一篇论文指出,25岁时的随机行为能力达到巅峰,从而展现出最强的创造力。 大脑处理视觉、听觉和其他感官信息,并经过可能性运算后做出决定。至少,很多顶尖的心理过程理论指出,大脑这一人体的主宰器官会以过往经验为基准形成了一套内在模型,预测接下来的最佳行为。然而研究表明,在同样条件下

关闭大脑的某个部位,会使我们更富有创造力

【关闭我们大脑的一部分功能可使我们更具有创造力】如何发挥我们的创造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做才会更富有创造力?这些问题让神经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和企业老总们绞尽脑汁,比如创造性思维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等等。这项最新研究终于找到了答案,它与脑电活动与人类大脑的相关知识有关。 来自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QMUL)和伦敦金史密斯学院的研究人员,开始着手更为深入地去了解创造力背后的神经机制,并测试创

Neuropsychologia:研究表明会做白日梦的人更聪明

已有的研究表明,多种认知过程中的个体差异和内在网络(如默认模式网络(DMN))的个体功能差异相关。

PNAS:哈佛研究人员教你科学预测自己的创造力

人类具有的创造性思维能力是技术和文化进步的主要手段,但至今为止,高度创造性大脑的神经结构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不明确的。